合成橡胶综合报告 – 丁腈橡胶、丁苯、顺丁

合成橡胶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已形成较完备的合成橡胶工业体系。同时,我国也是全球最大的合成橡胶消费市场,产能、产量、消费量均居世界第一位。但是高端合成橡胶仍需进口。

合成橡胶市场情况如何?制约高端橡胶研发生产的瓶颈是什么?还需要在哪些方面突破?本期“减油增化”系列报道聚焦合成橡胶产品,敬请关注。

丁苯橡胶(SBR),由丁二烯和苯乙烯共聚制得,可分为乳液聚合丁苯橡胶和溶液聚合丁苯橡胶,其综合性能和化学稳定性好。加工性能及制品的使用性能接近于天然橡胶,耐磨、耐热、耐老化及硫化速度较天然橡胶更为优良,可与天然橡胶及多种合成橡胶并用,广泛用于轮胎、胶带、胶管、电线电缆、医疗器具及各种橡胶制品的生产等领域,是最大的通用合成橡胶品种。

异戊橡胶(IR),由异戊二烯合成的一种橡胶,最接近天然橡胶,其耐水性,电绝缘性超过天然橡胶。因其结构和性能与天然橡胶近似,故又称合成天然橡胶。

顺丁橡胶(BR),由丁二烯聚合制得,是仅次于丁苯橡胶的第二大合成橡胶。与其他通用型橡胶比,硫化后的顺丁橡胶耐寒性、耐磨性和弹性优异,动负荷下发热少,耐老化性能好,易与天然橡胶、氯丁橡胶、丁腈橡胶等并用。顺丁橡胶特别适用于制造汽车轮胎和耐寒制品,还可以制造缓冲材料及各种胶鞋、胶布、胶带和海绵胶等。

氯丁橡胶(CR),由氯丁二烯聚合制得。具有良好的综合性能,耐油、耐燃、耐氧化和耐臭氧。具有较高的拉伸强度、伸长率和可逆的结晶性,黏接性好。但其密度较大,常温下易结晶变硬,贮存性不好,耐寒性差。

丁腈橡胶(NBR),由丁二烯和丙烯腈共聚制得。耐油性极好,耐磨性较高,耐热性较好,黏接力强,可在120摄氏度的空气中或在150摄氏度的油中长期使用。此外,还具有耐水性、气密性。缺点是耐低温性差、耐臭氧性差、绝缘性差、弹性稍低。丁腈橡胶广泛用于制作各种耐油橡胶制品、多种耐油垫圈、垫片、套管、软胶管、电缆胶材料等。

乙丙橡胶(EPM/EPDM):是以乙烯、丙烯为主要单体的合成橡胶,依据分子链中单体组成的不同,有二元乙丙橡胶和三元乙丙橡胶之分。广泛应用于汽车部件、建筑用防水材料、电线电缆护套、耐热胶管、胶带、汽车密封件、润滑油添加剂及其他制品。

橡胶按照来源分为天然橡胶和合成橡胶,按橡胶的性能和用途分为通用合成橡胶和特种合成橡胶。大规模生产的合成橡胶主要有丁苯橡胶、异戊橡胶、顺丁橡胶、氯丁橡胶、丁腈橡胶、乙丙橡胶和丁基橡胶七大胶种,以及苯乙烯-丁二烯-苯乙烯嵌段共聚物(SBS)。

合成橡胶一般在性能上不如天然橡胶,但它具有高弹性、绝缘性、气密性、耐油、耐高温或低温等性能,因而广泛应用于工农业、交通及日常生活中。大部分合成橡胶和天然橡胶一样,主要用于制造汽车轮胎、胶带、胶管、胶鞋、电缆、密封制品、医用橡胶制品、胶黏剂和胶乳制品等。

轮胎的胎体层是由帘线和橡胶构成的复合材料壳体,帘线材质一般有人造丝帘线、玻璃纤维帘线、芳族聚酰胺帘线、钢丝纤维帘线等。

轮胎的胎面目前主要使用溶聚丁苯橡胶和乳聚丁苯橡胶,未来的发展方向是采用官能化改性溶聚丁苯橡胶进行胎面胶生产。

胎面胶对滚动阻力、抗湿滑性能和耐磨性能要求较高,丁苯橡胶是生产绿色环保轮胎的首选胶种之一。

2020年,我国丁苯橡胶总进口量39.21万吨,比上一年增加4.22%。

轮胎的胎侧主要使用顺丁橡胶,未来的发展方向是采用稀土顺丁橡胶进行胎侧胶加工,在提高轮胎的耐疲劳性能、低生热、抗湿滑性能、低滚阻性能和绿色环保方面具有优势。

2020年,我国顺丁橡胶总进口量比上一年增加40.91%。预计2021年,中国顺丁橡胶供应总量呈现慢速增长态势,进口量或回归至25万吨以内。

主要用途为沥青改性,能显著改善沥青的高低温性能,降低温度敏感性,提高道路的抗变形能力。

环保型丁腈橡胶适用于制作低温发泡、胶辊、耐油密封等橡胶制品,如建筑、健身器材和运动器材护套板材等保温发泡材料、油箱衬里、耐油密封件等制品。

目前,中国丁腈橡胶市场基本达到饱和状态,供需相对平衡。中国是全球丁腈橡胶产销第一大国,而高端丁腈橡胶与国外技术还有差距,部分高端产品仍需进口。

为达到轮胎耐磨性强、抗老化性强等要求,合成橡胶在轮胎生产中的应用最为普遍。“国内的合成橡胶主要用于生产轮胎,使用量约占总量的61%,但是比较高端的轮胎生产企业会选择用特定进口牌号的橡胶,而不愿意用国内产的。”规划总院炼油化工所副所长魏海国告诉记者。

中国作为轮胎生产和消费大国,如何才能提升高端产品自给率,从而破解依赖进口的困局呢?

近年来,随着我国合成橡胶产业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在国内产业经济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通过不断发展,中国的合成橡胶产业取得了长足进步。“目前,我国是全球最大的合成橡胶消费市场,年均生产能力、生产量和消费量均居世界第一位。”石油化工研究院兰州中心合成橡胶所副所长赵志超介绍,“经过60余年的发展,我国合成橡胶现已形成了完备的工业体系。顺丁橡胶、丁苯橡胶、丁腈橡胶及热塑性弹性体等均已具备国产成套技术,且处于世界先进水平,乙丙橡胶、丁基橡胶、氯丁橡胶、异戊橡胶技术取得了长足进步,氢化丁腈橡胶也实现了工业化。”

记者从隆众资讯了解到,截至2020年底,中国合成橡胶总产能在604.2万吨,居全球首位。但中国国内主要合成橡胶产品供应过剩,主要合成橡胶装置发挥能力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并且部分传统型合成橡胶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导致各企业之间无序竞争加剧,近几年中国合成橡胶产能增速明显放缓。目前,仍有大量进口货源流入中国市场,并呈增长趋势。

魏海国说:“中国主要生产一些相对大众化的产品,这部分的产能是过剩的,但是有一些产品还必须靠进口。比如顺丁橡胶,国内年产能在160万吨左右,但是实际产量达不到,每年还需进口20多万吨。”

隆众资讯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合成橡胶进口总量为135.73万吨,同比增长11.15%。进口依存度前三位的胶种依次为氯丁橡胶、丁基橡胶、三元乙丙橡胶,大量进口的品种依次为丁苯橡胶、顺丁橡胶、丁基橡胶、乙丙橡胶(以上合成橡胶不含胶乳类及特殊品种合成橡胶)。

这些需要大量进口的合成橡胶与我们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广泛应用于胶鞋、电缆、密封制品、胶黏剂等。如氯丁橡胶的品种牌号是合成橡胶中最多的,60%的氯丁橡胶用于制鞋及建筑用胶黏剂,国外厂家一般具备多个商品牌号。在耐寒、耐热、共聚胶黏剂、易加工型及胶乳多样化品种等方面,我国与之还有很大差距。

目前我国合成橡胶以生产低端通用型合成橡胶产品为主,高端合成橡胶产品技术发展相对滞后于国际的几家知名企业,溶聚丁苯橡胶、稀土和低顺顺丁橡胶、丁腈橡胶、乙丙橡胶、丁基橡胶五大胶种核心技术研发等方面仍存在不足。另外,国内特殊领域存在战略需求的丁腈橡胶氢化技术、羧基丁腈橡胶制备技术、卤化和饱和丁基橡胶成套技术等重点核心技术攻关进展也较为缓慢。

我国合成橡胶规模上处于领先地位,但在生产自动化、质量控制、产品稳定性和牌号系列化等方面还有一定差距。首先,我国合成橡胶的生产指标控制范围大。如丁苯橡胶、丁腈橡胶门尼黏度控制范围较大,产品批次之间质量稳定性不够;产品包装大部分仍采用牛皮纸袋包装,不利于下游轮胎企业自动化原料装卸等操作。其次,产品牌号单一,高端定制化产品较少。如镍系顺丁橡胶仅有BR9000,稀土顺丁橡胶产品应用尚未跟上,导致市场接受程度不高,缺乏长链支化产品;乙丙橡胶产品牌号不足;丁基橡胶星型支化产品、溶聚丁苯橡胶官能化产品尚处于工业试生产阶段,未规模化投产。再次,缺乏特种产品。氢化丁腈橡胶已经实现工业化,但产品质量与国外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与国外产品在质量和价格方面竞争力不足;SEBS、SIS、SEPS等有特色的热塑性弹性体占有一定市场,但应用及推广不足;液体丁腈橡胶、液体丁苯橡胶、液体聚丁二烯橡胶等高附加值小众产品还有待增强。

在“中国制造2025”和“工业4.0时代”的背景下,为促进中国合成橡胶行业良好有序发展,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红利政策以促进行业转型升级。这些红利政策的颁布有助于推动行业的技术进步,实现工艺的绿色环保和行业规范化发展。

于炼化企业而言,“提高生产及应用技术水平和创新能力,在这个领域除了要加大研发投入力度,还要求市场人员紧密了解市场反馈的信息,来指导上游研发。技术研发需要有针对性。”魏海国说。

“未来,我国石化产业减油增化在合成橡胶领域主要是增加高端产品、定制化产品、精细化产品。如丰富溶聚丁苯、稀土顺丁产品牌号,加大推广特种橡胶品种的应用力度;如集成橡胶、丁戊橡胶等,加快油田、航天等关键领域替代国外产品的速度。从整个行业来说,要加强产业集中度,成立合成橡胶专业化公司,加强上下游产业链的融合,头部轮胎企业要通过产业重组和并购,入股合成橡胶、橡胶园、机械制造等相关配套企业,保障全球供应链,促进整个产业链的协同发展,实现我国合成橡胶从大国向强国迈进。”赵志超谈道。

隆众资讯合成橡胶分析师郭雅婷认为,为实现长远发展,中国合成橡胶生产及贸易企业在立足国内市场的同时,需要进一步拓展国际市场,提高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占有率,扩大影响力,密切关注国外市场及技术现状,明确企业及产品定位,积极参与全球市场竞争。(记者 彭晨阳 王源)

中国石油网消息(记者冯作文 通讯员杨志平)6月7日,兰州石化丁腈橡胶二车间生产的3305G丁腈橡胶,正准备发往青岛一家高端胶管加工企业,作为机械工程高压耐油胶管专用原材料,标志着兰州石化丁腈橡胶产品向高端化又迈出了一大步。

兰州石化作为新中国第一块合成丁苯橡胶的诞生地,经过几十年快速发展,已成为国内技术实力较强的合成橡胶生产基地,生产的丁腈橡胶和丁苯橡胶是胶管、胶辊、密封制品、电线电缆及汽车轮胎的主要原料,在各个行业领域得到广泛应用。

近年来,随着下游加工行业转型升级和关键原材料供给国产化的步伐加快,用户对合成橡胶等原材料提出了更高要求,企业生产的普通牌号产品已满足不了下游企业的要求。

早期的丁腈橡胶核心技术被国外少数企业垄断,国内丁腈橡胶高端应用领域几乎全部使用国外产品。为打破国外技术封锁,兰州石化丁腈橡胶研发团队自立自强,查阅技术资料,开展试验,突破了多个技术难题和瓶颈,自主研发了具有高附加值的多个牌号新产品,在高端领域得到广泛应用。开发的环保丁腈橡胶4个牌号产品符合欧盟环保法规要求,在高端耐油胶管、密封件尤其是运动器材、健身器材等与人紧密接触的发泡材料中得到应用。而丁腈橡胶NBR3304G、NBR3305G在机械工程用高压耐油胶管领域得到规模化应用,解决了工程机械、矿山机械设备等领域严重依赖国外进口原材料的问题。

“高端领域对产品质量要求高。依靠技术进步,实现高端化发展,是企业生存和高质量发展的唯一出路。”兰州石化合成橡胶厂副总工程师张守汉说。

兰州石化合成橡胶厂丁腈橡胶车间开展了“丁腈橡胶N41E聚合门尼稳定性提升”的质量攻关、“稳定不同批次间产品门尼黏度”“减少湿斑胶产生”以及环保丁腈橡胶关键技术开发与应用等技术攻关,全力提升产品质量。几年来,兰州石化技术创新团队通过主动分析,排查筛选影响因素,多次试验,首创了复合抗氧剂微乳液制备工艺,设计出了多元复合长效环保老化防护体系,生产出了NBR4105等牌号产品的中高腈系列新型环保丁腈产品,满足了油田等领域的重大需求,产品产量稳步增长,推动了丁腈橡胶的生产和加工企业的转型升级。2020年,在兰州石化参加的第24届全国发明展览会——“一带一路”暨金砖国家技能发展与技术创新大会上,环保丁腈橡胶关键技术开发与应用、高端充油丁苯橡胶开发与工业生产,分别获得了全国发明创业奖金、银两个奖项。

兰州石化科研开发团队加大装置自主技术研发、产品更新换代和产品质量提升力度。他们深入分析市场,对工业化试生产方案反复讨论、修改,从原料的管控、库存调整到配方反复论证,从工艺调整到分析频次、时间精准配合,操作之间的衔接精确到分钟,不放过每一个细小环节。经过成百上千次的分析、小试试验,先后解决了目标产品结合苯乙烯含量差别大、产品门尼黏度要求范围窄的难题,最终打破了高性能丁苯橡胶产品生产的技术壁垒,成功开发出了普利司通专用胶SBR1778E,开发生产出了门尼黏度范围窄、加工性能好、生产效率高的高端充油SBR1723丁苯橡胶,稳定供应国际知名轮胎企业,填补了国内空白。

兰州石化持续开展科技创新、技术攻关,走定制化发展之路。通过研究优化聚合物分子量及其分布,在获得优异的耐切割、抗刺扎性能的同时,保持产品较好的力学性能和加工性能,2016年成功开发了耐切割、抗刺轧工程轮胎专用橡胶SBR1586,产品经轮胎公司试用后,其工程轮胎使用周期提升80%,受到客户好评。2020年6月,又成功生产了高结苯的充油丁苯橡胶SBR1721。

“我们加大研发投入力度,与高校进行合作研发,开发出数项丁腈橡胶加工应用配方,建立了稳定高效的‘产销研’运行模式,推动了国内合成橡胶产业的高端化发展。”兰州石化合成橡胶厂厂长刘吉平说。

中国石油网消息(记者李志强)6月9日记者获悉,独山子石化公司首次实现工业化生产的新产品官能化溶聚丁苯橡胶SSBR72612F已经发往下游厂家,开始批量试用。

据了解,5月底,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专家对官能化溶聚丁苯橡胶工业生产进行现场考核,经现场调取、查验相关考核基础数据,各项指标均达到国家项目计划任务书要求,标志着国家重点研发项目——溶聚丁苯橡胶链中官能化技术顺利通过验收。这也是继稀土顺丁橡胶项目之后又一项国家重点研发课题通过验收,标志着独石化的技术研发水平迈上新的台阶。

官能化溶聚丁苯橡胶属于第三代SSBR。作为高性能绿色轮胎的理想用料,该类产品凭借高抗湿滑、高耐磨、低滚动阻力性能成为合成橡胶领域的研究热点。该项目由独石化承担工业示范任务,重点对官能化改性技术进行攻关,最终实现该技术的自主研发目标。

独石化坚持“低成本、差别化、树品牌、高端化”的发展理念,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推动行业发展为奋斗目标,进行溶聚丁苯橡胶、顺丁橡胶、热塑性弹性体等产品研发及应用推广。橡胶产品涵盖了轮胎制造、沥青改性SBS、制鞋SBS、黏合剂SBS、树脂改性低顺胶5个应用领域。

2015年,国内首套溶聚丁苯橡胶中试试验装置落户独石化研究所合成橡胶研究所,2018年成功打通全流程,并多次完成多个新产品的中试试验任务。“轮胎用溶聚丁苯橡胶成套技术开发及新产品工业试验”项目被列入股份公司重大技术现场试验项目。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应对欧盟环保法规——轮胎产业升级用丁苯橡胶关键材料绿色制造技术与集成示范”项目通过国家科技部验收,溶聚丁苯橡胶得到用户广泛应用。独石化成功开发出冬季轮胎用SSBR1540S、SSBR1040,赛车轮胎专用料RC3840S、RC3550S等4个橡胶新产品,实现通用胎、冬季胎、赛车胎系列化生产。

SSBR1040属于低苯中乙烯基结构SSBR新牌号,具有较低玻璃化转变温度,兼具适宜的抗湿滑性和力学性能,因此适用于冬季轮胎产品,在国内轮胎制备领域有一定的市场需求。

SSBR3840S属于高苯中乙烯基结构SSBR新牌号,因其抗湿滑性好、强度高,主要应用于制备超高性能轮胎,如赛车胎等,在国内轮胎制备领域有较大的市场需求,且高苯中乙烯基结构产品在独石化为空白产品。独石化研究院溶聚丁苯橡胶项目组历时3年,从市场走访调研、文献资料查阅与技术吸收,到调节剂筛选、工艺配方优化,通过实验室小试研究攻克高苯乙烯产品无规度低、中乙烯基不易控制等技术难题,以创新思维突破对结构调节剂体系的传统技术认识,首次采用自主研发复配调节体系进行产品微观结构的有效调控。经过多次连续聚合中试试验,项目组完成了工程化技术开发,成功实现SSBR3840S产品工业开发。

中国石油网消息(记者单忠健 通讯员舒正伟)6月4日,在四川石化公司镍系顺丁橡胶后处理厂房内,雪白晶莹的胶块在全自动化的包装线上,从称重、装袋、码垛一气呵成。厂房外,接运产品的运输车辆络绎不绝。

“顺丁橡胶是今年提质增效的‘明星’产品,市场需求量大。我们全线开满,稳保市场供需。”四川石化顺丁橡胶装置负责人乔培广说。

2020年以来,四川石化在橡胶产品生产经营持续向好的基础上,瞄准时机,未雨绸缪,结合自身镍系顺丁橡胶装置当前的实际情况,突破创新,将现有装置进行一系列改造,利用较小的投资完成钕系稀土橡胶的产能建设,打破了进口产品对国内市场的长期垄断。

钕系稀土橡胶属于橡胶行业的高端产品,主要应用于轮胎、鞋、高尔夫球和塑料改性,是生产绿色轮胎的理想原料,利用其替换镍系顺丁橡胶生产轮胎,具有减少轮胎滞后损失和内生热、降低滚动阻力,提高轮胎耐磨性和抗湿滑性,改善轮胎胎冠胶老化崩花掉块、胎侧胶老化龟裂等现象,可以提高轮胎使用的耐久性能和高速性能。

四川石化生产六部部长、钕系稀土橡胶项目负责人马纯聪向记者介绍:“国内大型轮胎厂所用的钕系稀土橡胶基本依靠国外进口,价格、供应量由国外企业说了算,生产成本长期居高不下。先后有多家国内化工企业利用不同的专利技术试生产过钕系稀土橡胶,大多还没有成型的工艺,或是生产规模较小无法满足行业需求。”

四川石化2016年组建稀土橡胶专题科研组,开启了钕系稀土橡胶的装置改造之路,2020年一次性试生产成功,试产出第一批两种规格的钕系稀土橡胶NdBR50、NdBR60。试生产期间聚合反应平稳,首、末釜门尼黏度稳定,转化率达到95%(设计值93%),实现了催化剂配制、聚合、凝聚、回收单元的连续稳定运行。

“钕系稀土橡胶经测试和产品应用后,综合性能优良,耐磨性能良好,与进口材料物理性能相当,符合欧盟绿色橡胶验收标准。”一轮胎企业技术人员这样评价四川石化橡胶产品。

今年前5个月,四川石化镍系顺丁橡胶、钕系稀土橡胶已累计生产4.35万吨,产销率达到100%。

韩明哲:目前我国通用合成橡胶中低端产品集中,高附加值产品占比较低,很多高性能产品生产关键技术和领域受制于人。独山子石化公司是国内高性能合成橡胶的领军企业之一,但我们在研发高性能合成橡胶产品过程中也遇到了难点和挑战。合成橡胶的微观结构对橡胶的使用性能起着决定性作用,开发高性能溶聚丁苯橡胶微观结构与无规度的调控技术是我们目前面临的主要难点,也是橡胶研发团队近些年一直致力于研究的热点。

近些年,经过合成橡胶团队的共同努力,已完成数十个高性能合成橡胶的中试研究。未来几年我们面临的最新挑战是如何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成套聚合工艺推向工程化技术研究。同时,因地域差异,我们面临远离主流市场、在最新技术和用户信息获取方面滞后的问题。

张守汉:应该说目前丁苯橡胶市场低端同质化现象严重,竞争非常激烈,但是高端市场的需求又非常旺盛。

这就要求我们不断地在生产技术、控制手段、原料助剂等方面取得突破,提高产品质量。第一,我们要在原料的稳定性上进一步研究,稳定聚合工艺,实现脱气门尼黏度的稳定。第二,我们还需要在生产助剂的稳定性上进一步研究,探索出不同助剂对生产的影响,进而提升聚合胶乳的稳定性,提升产品质量。第三,未来还要继续在员工培养上下功夫,提升操作员工的技能水平。

马纯聪:目前四川石化钕系稀土橡胶生产最大的难点是怎样控制成本。钕系稀土橡胶的成本主要体现在助剂消耗上,从目前分析看,可以从降低催化剂单耗方面实现降成本。四川石化顺丁聚合为3个釜,理论上若使用3个釜,停留时间提高30%,在保证转化率的前提下是可以降低催化剂用量的。

四川石化顺丁己烷和丁二烯原料指标控制较好,质量相对稳定,杂质含量低,为催化剂的降低创造了条件。目前技术方提供的凝聚防黏剂以硬脂酸钙为主。实际上,目前国内90%以上的顺丁橡胶装置凝聚全部用汽提剂做防黏剂,可研究防黏剂的替代性。由于稀土橡胶转化率高达96%以上,而镍系平均为82%,改用稀土后,回收单元负荷相对降低,能耗去掉稀土配制增加部分,应该与镍系能耗相差不大。

张守汉:石化企业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抓住市场先机,还需要我们做大量的工作。

一是加强市场调研、走访,每年安排专人加强与大区销售公司的沟通,走访用户、了解市场需求。

二是加大科技攻关力度,走高端化、定制化发展之路,加强与高校、科研院所的合作,研究专用配方,生产专用胶,将定制化产品提供给生产厂家进行试用,扩大高端市场。

三是提升生产技术服务水平,不断进行市场攻关,介绍公司产品优势和在生产控制过程中精准、精细、精益操作等工作,通过优质的服务拓展高端市场。

另外,我们经过充分论证,正在新建一套丁腈橡胶装置。下一步,还要发挥装置间歇线生产优势,在高端、定制、特牌产品和提高产品的性能上多下功夫,实现市场需要什么我们就能生产什么的目标。

韩明哲:独山子石化公司拥有一流的合成橡胶生产装置和自主创新产权的多功能溶聚丁苯橡胶中试装置,具备实验室、小试、中试到工业化的全套产品研发流程,因此我们在合成橡胶研究领域拥有优势。

在团队方面,我们有一个实力强大的科研团队。在机制方面,新产品研发具有产研销用一体化体制,研发过程与同济大学、北京化工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大连理工大学、长春应化所、石油化工研究院等科研院所进行合作,攻克了高性能合成橡胶研发的关键技术。研发团队定期与公司生产装置技术人员组织技术交流,共同打造一支高水平的新产品开发团队,推动新产品的工业化进程。

我们还与五大区销售进行产品“走出去”和市场信息“引进来”的战略合作,将市场与科研紧密结合,打通新产品上线的全流程。独山子石化将持续建立科技团队及配套机制,推行项目经理公开招聘、“揭榜挂帅”公平竞争机制,继续推进“双序列”改革,赋予科研人员更大自主权,激发创造潜能,占得市场先机。

马纯聪:随着欧盟轮胎标签法推广实施,绿色高性能轮胎需求释放,国内稀土橡胶用量增长迅猛。而目前国产稀土橡胶工业化进展缓慢,质量不稳定,没有形成持续供应,且产品技术服务不到位,对下游企业指导性不强,影响其试用积极性。

四川石化利用国内首次引进国外顺丁橡胶生产技术的契机,做好产品的前期宣传推广,尽快试产并开发出长周期质量平稳的稀土橡胶产品,做好产品试用评价,抓住市场先机。

韩明哲:目前,独山子石化公司轮胎用溶聚丁苯橡胶成套技术通过验收,建成投用溶聚丁苯橡胶中试装置和多套聚合小试装置,形成小试—中试—工业化生产全套研发体系,开发的工艺包用于新建溶聚丁苯装置。

未来几年,我们需要持续研发攻克高性能合成橡胶的引发剂体系应用研究的技术开发、高性能合成橡胶聚合成套工艺技术的自主研发、持续开展合成橡胶新型加工应用技术的研究,做好产研销用一体化支撑。根据市场的需求,不断强化自主创新,逐步在官能化改性技术、稀土顺丁橡胶系列化、氢化SBS、氢化SIS、高端鞋用料等领域进行重点技术研发,逐渐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打破国外技术封锁和市场垄断,满足市场的需求。

同时,研究分子结构调控与工艺交互优化、长期寿命快速预测等关键技术,形成聚合生产和加工检测优势。调控苯乙烯、乙烯基结构,形成轮胎用SSBR系列产品。

马纯聪:由于钕系稀土橡胶的物性与顺丁橡胶差异较大,四川石化橡胶装置后处理单元1号线无法满足长时间连续运行生产钕系稀土橡胶的条件,需要反复改造和测试,进行挤压脱水机的锥体调节、干燥剂的减速箱和筒体等多方面改造,还要同步对生产线进行升级改造,实现具备长期连续运行的能力。在做好稀土橡胶试产准备的前提下,公司还要提升技术服务能力,继续技术攻关,提高稀土催化剂催化效率,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稳定性,开发出质量平稳的稀土橡胶产品。

张守汉:未来一段时期,我们还需要向高端发泡材料用胶方面攻关,向特种用胶方面攻关,向民用生产用胶方面攻关,向高端产品氢化丁腈研究攻关。

另外,还需要加大研发投入力度,利用与橡胶加工行业技术领军高校的合作平台,持续开发高端丁腈橡胶加工应用配方,建立稳定高效的“产销研”运行模式。(冯作文 杨志平 单忠健 李志强 采访)

Leave a Comment